深刻把握和積極應對煤炭行業幾十年未有之大變革
   更新日期:2019-7-12   瀏覽次數:43
 

  基于對世界大勢的敏銳洞察和深刻分析,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去年以來作出一個重大判斷: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大變局”從經濟層面上講,是針對新一輪工業革命所提出的。在這個大變局之下,一場深刻影響和引領煤炭行業的大變革正在蓄勢待發。

  深入分析煤炭行業幾十年未有之大變革的基本內涵和發展趨勢,對于科學把握轉型過渡期行業發展的演變規律,準確把握歷史交匯期行業發展的基本特征,全面統籌謀劃和推進新時代煤炭工業發展,具有重要而深遠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一、從歷史縱深看行業和企業大變革的基本內涵

  一是大變革的本質,是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科技的發展和產業的興起是推動人類文明持續進步和世界不斷前行的不竭動力。從前三次工業革命歷程看,每次技術變革都帶來生產力革命,進而引發整個社會大變革。當前,世界正處于第四次工業革命初期,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深入融合,人類社會進入又一個前所未有的創新活躍期,多種重大顛覆性技術不斷涌現,科技成果轉化速度明顯加快,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蓄勢待發,帶來無限發展潛力和前所未有的不確定性。作為主體能源和基礎能源,煤炭行業在新一輪工業革命面前不可能也不允許獨善其身。

  二是大變革的根本,是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回顧人類發展史,每一次社會大變局、大變革的本質就是社會主要矛盾之間的力量對比發生重大變化,由此引發的社會格局和秩序的大洗牌、大調整。由解決“有和無”“多和少”問題到解決“美和丑”“優和劣”“好和壞”問題,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行為方式、工作方式和思維方式。從體量、數量、質量上去衡量,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對煤炭行業發展進步影響的深度、廣度、力度前所未有。

  三是大變革的演進,是多重生產要素的驅動。當前,驅動發展的生產函數從自然要素投入為特征,躍遷到人工智能、區塊鏈、清潔能源、機器人技術、量子科技、可控核聚變、虛擬現實以及生物技術等多元要素投入為特征。從歷史視角觀察,煤炭行業大變革的實質是大幅度地提高資源生產率,行業增長與不可再生資源要素脫鉤,與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排放脫鉤;從工業視角觀察,大變革的特征是“多重因素撼動舊局,推動變局”,支撐要素正由靠拼人力物力財力提高效益、靠超產攤薄固定費用降低成本、靠以量補價保證盈利水平、靠投入粗老笨重設備保安全,躍遷到人力、物力、財力特別是創新創造、大數據、智能智慧化等多元要素上來。

  四是大變革的關鍵,是人口紅利的日趨衰減。人口特別是勞動年齡人口的變化是影響經濟增長和結構變化非常關鍵的因素。我國15~64歲的勞動年齡人口在2013年達到10.06億的最高點后,已經連續5年出現負增長,平均每年減少近200萬。4月10日,應急管理部副部長、國家煤監局局長黃玉治在全國煤礦安全培訓工作現場會上針對煤礦隊伍不穩定問題提出,“一些國有大礦專業技術人員和技術工人流入不足、流失嚴重,年輕人寧可送快遞也不愿下井”“一些小煤礦一放假隊伍全散,一復工全是新工人”。勞動年齡人口持續負增長,招工難、招生難、留人難的問題日益凸顯,對煤炭行業的健康發展構成很大拖累。

  五是大變革的動力,是破解制約行業發展矛盾的需要。一方面,隨著開采強度的不斷增強、開采深度的不斷增加,一些礦井延伸到深部開采,水壓、地壓都相應增加,以山東省為例,全國采深超過1000米的沖擊地壓礦井23處,其中山東省20處,占87%。山東省42處沖擊地壓礦井中有10處水文地質類型為復雜型。這些災害相互疊加耦合,原先的治理經驗需要與時俱進地更新和發展。另一方面,部分煤礦企業在進行開采時對保護和治理礦區環境不重視,導致植被破壞、水土流失、地面沉降、空氣污染以及水資源污染等問題。

  二、從現實發展看行業和企業大變革的主要特征

  一是幾十年未有安全地位之凸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安全生產和應急管理高度重視,習近平總書記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對安全生產做出了全方位、系統性的闡述,形成了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安全生產和應急管理的重要論述。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各級黨委和政府、各級領導干部要牢固樹立安全發展理念,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樹立“零死亡”理念、追求“零死亡”目標,成為新時代安全生產工作的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

  二是幾十年未有動能轉換之緊迫。雖然煤炭行業在“三去一降一補”方面取得了顯著成績,但是仍然處于結構調整和新舊動能轉換的交織期、陣痛期和爬坡過坎期,高質量的供給體系還沒有完全建立。行業發展面臨的有利條件和制約因素相互交織,新的增長動力孕育和傳統增長動力減弱同時并存,安全環保壓力和要素成本約束日益突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質增效、綠色可持續發展任務艱巨。

  三是幾十年未有發展模式之挑戰。從企業內部看,以往的工業組織,是將大規模的生產建立在專業化精細化分工的基礎上,將工人簡單、重復性的動作進行量化分析,總結出最優化的規范。隨著人工智能、機器人技術等投入生產流程,制造模式、勞動組織、生產效率、產業格局、服務方式等領域出現全方位和多方面的重大變革,對企業的管理模式產生深遠影響。從企業外部看,煤炭企業更需要在不確定中做出選擇,選擇技術路線、市場策略、價格策略、商業模式等等。產業競爭優勢之根本不僅在于持續的技術和管理創新,產量優勢、成本優勢和規模經濟優勢陸續轉化為創新優勢、價值鏈及產業鏈治理優勢。

  四是幾十年未有環保約束之趨緊。我國經濟正處于結構轉型之中,“贏得藍天保衛戰”成為我國政策的優先事項。煤炭消費限制持續升級的端倪已經出現,我國煤炭需求已進入緩慢降低趨勢。一季度,能源消費總量同比增長3.5%。其中,天然氣、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消費占能源消費總量比重同比提高1.5個百分點,而煤炭消費所占比重下降1.8個百分點。

  五是幾十年未有執法力度之嚴厲。2018年,各級煤礦安全監管監察部門檢查煤礦11.2萬礦次,罰款9.7億元,納入聯合懲戒對象煤礦企業95家。特別是加大超能力超強度組織生產行為執法力度,對存在簡單依靠增加采掘工作面增加產量,對同時生產水平、采煤工作面和掘進工作面數量違反規定,對采用“剃頭下山”開采,對災害治理不到位強行組織生產的,依法依規嚴肅處理。對存在超能力超強度組織生產的有重大安全事故隱患的煤礦,依法責令停產整頓,并暫扣安全生產許可證。

  三、從未來趨勢看行業和企業大變革的方位

  一是安全為天。安全發展已成為煤炭行業和企業的永恒主題。安全影響行業存續、決定企業存亡,成為主要特征。顛覆煤炭作為高危行業的歷史概念,創造安全行業的新理念、新形象是擺在煤炭人的頭等要務。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人命關天,發展決不能以犧牲人的生命為代價,這是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要求,牢固樹立科學的發展觀、正確的政績觀和以人為本的安全觀,珍視生命、尊重生命、敬畏生命,寧可不生產、寧可沒利潤也要保證職工的生命安全。山東能源臨礦集團作為以煤為主的企業,積極適應大變局大變革,深刻反思傳統的管理模式,徹底整治和摒棄以產能為中心的行為,將工作重心轉移到以安全為中心、以高質量發展為主線上來。堅持以科學的理論為指導,學習貫徹科學的安全管理體系,主動從傳統的粗放管理、經驗管理、直觀管理中解放出來,轉型升級到理論指導、本質管理和精準管理上來。推廣會寶嶺鐵礦的雙重預防體系建設經驗,在煤礦健全雙重預防組織機構和管理制度,形成點線面有機結合、無縫對接的安全風險分級管控和隱患排查治理雙重預防體系。

  二是高端智能。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區塊鏈、量子通信等新技術的發展日新月異,為煤炭行業“兩化”融合、深度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技術支撐和政策環境。山東能源臨礦集團不斷增強“智能 +”意識,大力實施工業 3.0+裝備升級和“4D”歸零工程,即將礦井上下的枯燥(Dull)、骯臟(Dirt)、危險(Dangerous)和昂貴(Dear)的崗位和工種全部用自動化智能化置換清除,建設了郭屯礦、王樓礦、魯西礦、邱集礦等一批自動化、智能化、少人化和無人化的“新四化”礦井。搶抓 5G 革命所帶來的紅利,以“兩網”融合為切口,建設大數據臨礦,構建以網絡化辦公、數據化集成、場景化管理、低成本化運營的大數據管控模式,實現了精細管理、精益運營、精準決策。

  三是管理變革。山東能源臨礦集團全面構建“敏簡輕快”的企業管理模式,即敏捷,簡潔,輕資產、輕運營、輕管理,反應快、決策快、落實快。在勞動組織上,成立人力資源公司和勞動定額中心,建設了 8 支精干、高效、靈活的專業化隊伍,先小后大、先內后外,積累經驗,逐步“走出去”。在機構設置上,由“分層”轉向“結網”,打破金字塔式的組織架構,構建以多中心、個體化為特征的合作式、分散式扁平化組織架構 ;對于非專業的業務推行社會化、購買化、共享化。在資產管理上,堅決摒棄“大而全小而全”的傳統思維,創新采用融資租賃等輕資產運營模式。

  四是綠色發展。圍繞實現“產煤不用煤、出煤不見煤、矸石不升井、煤場在井下、污水零排放”目標,山東能源臨礦集團著力建設綠色礦區,發展綠色GDP。推廣充填開采技術,將充填料留在采空區,支護巖層,防止地表沉陷,保護地面水土。推廣無煤柱開采技術,在薄煤層礦井采用鋼筋混凝土、矸石和硬石膏充填帶等維護巷道,提高開采效率。對煤炭副產品“吃干榨凈”,提高煤矸石、煤泥、礦井水等資源利用效率,變廢為寶,提高產出效能。

  五是開放共享。在不久前舉行的第十四屆鄂爾多斯國際煤炭及能源工業博覽會上,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了一系列合作框架協議和諒解備忘錄,在電力、油氣、核電、新能源、煤炭等領域開展廣泛合作,與相關國家共同維護油氣管網安全運營,促進國家和地區之間的能源資源優化配置。煤炭行業要堅持對外開放,積極“走出去”,走出省外、走出國門,參與國際市場競爭。要探索發展跨省、跨境作業模式,形成資源合作上下游一體化產業鏈。(作者:山東能源臨沂礦業集團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劉孝?)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回到底部

版權所有
江西江能物貿有限公司 郵箱:[email protected]      
贛ICP備11001739號-1

捕鱼平台24小时提现 2258168766347049264805857919893838971768611940438610841371472477355001344917439363806758363549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